六十年一甲子,是时候重新认识上海美影厂了

时间:2017年6月02日14时51分47秒作者:望月

空藏动漫资料馆 2017-06-02 14:28:38 举报
阅读数:282

​​​

文傅广超

本文由空藏动漫资料馆公众号首发,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80个动画角色  严定宪、林文肖绘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80个动画角色 严定宪、林文肖绘

​201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美影厂”)迎来了六十华诞。官方的宣传攻势展开前,民间就开始了各种形式的纪念。这种对童年的回顾、对往事的追思于忠实粉丝们来说无可厚非,可对于业界同仁来说,恐怕要做的不光是纪念。

表面上看,由美影厂开启的“美术电影”时代已经终结,“美术片”的概念也在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但不可否认,不论历史的车轮如何前进,美影厂和美影厂的作品永远都是绕不过去的存在,中国的动画人不会也不能够忘记中国动画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事实上,相比于民间对美影厂辉煌时代的怀念,当下投身产业中的动画人对美影厂时代的态度大多时候都比较暧昧——对前辈的艺术造诣和敬业精神表示推崇,偶尔也会在形式上玩一把“致敬”,可多数时候对前辈们的“珍贵遗产”避之不及。在很多人看来,美术片时代的行业环境、创作理念、审美特点、视听习惯已经与今天的境况格格不入,而那时候的“珍贵遗产”对于今天的动画创作来说会变成沉重的脚镣。于是行业里经常出现这样奇怪的景象——主创们喊着“重振中国动画辉煌”,可大家的作品又看上去和以前的中国动画看上去没有太多“血缘关系”(这里说的“血缘关系”并不只局限于作品题材、美术风格,而更多的是说审美倾向、艺术语言、表达方式)。

​今年年初,拜读了薛燕平老师编著的《蝉噪林愈静——21世纪中国动画访谈录》。有趣的是,“美影厂”和“美术片”仍旧是多数人绕不开的关键词。这些受访老师们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当下动画人的从业经历、制片理念和阶段性思考对我教益颇多,触动很大,但也有一些言论让我觉得有失偏颇,值得探讨。于是就想抽点时间将这些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按话题归类,并由这些观点切入,结合我们目前掌握的史料对这些话题进行分别探讨——美术片究竟是姓“美术”还是姓“电影”、美术片的优势和局限、中国动画表演风格的形成、美术片工业标准初探、对中国动画“民族化”的理解、中国动画对现代题材的开拓等。

我个人谈不上有什么真知灼见,但在近5年的时间里有幸采访过70余位美影厂前辈及中国动画发展史亲历者,相关创作资料和文献档案也翻过不少,看一些问题时也就有机会爬上巨人们的肩膀。有机会将各方的意见做个汇总,顺便提一些不成熟的看法以供大家争鸣也是幸事。

诚然,一味泛泛的吹捧美术片时代的做法是不清醒的,美术片时代的许多问题是需要反思,但在对中国动画史缺乏足够了解,对美术电影缺乏足够研究的情况下“想当然”地评判指摘同样是不负责的。说起美国动画的沉浮,说起日本动画的崛起,说起迪士尼“九老”的“各显神通”,说起宫崎骏、今敏、押井守的封神之路,很多朋友可以如数家珍。可聊起中国动画90年的风雨兼程,说起中国动画艺术家们的匠心独运,能说个大概齐的有多少?我们真的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了解中国动画吗?

日本经典动画及漫画作品日本经典动画及漫画作品

​陈廖宇老师2013年写过《先失身后失语的中国动画》一文,他在文中谈到:“迪斯尼动画多年来其实就是重复、积累、改进,无论今天的风尚与技术与数十年前有多么的不同,其主体风格却从未发生过颠覆性的改变。

迪士尼及皮克斯出品的动画电影迪士尼及皮克斯出品的动画电影

​陈老师认为,中国动画也是从模仿入手,前数十年发展得十分坎坷,也受着题材样式、意识形态等各方面的局限,但是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形成了自身“完整独立的动画表现体系”。而就在此时,中国动画人迎来了“二次手工业化洗礼”,“当今天的中国动画人走出加工公司,重新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时,发现自己失语了。怎么办?向自己的前辈学?二十多年的断层无法填补尘封在历史里的经典与今天之间的距离了。而更趋弱势的我们自然会向今日的强者学习了,所以历史好像和中国动画开了个玩笑,中国动画又重新开始由内而外的学习历程,而这个过程中又产生了身份认同的危机……

20世纪90年代后的中国动画片20世纪90年代后的中国动画片

​陈老师表示,从前美影厂的作品是在“用自己的话讲自己的故事”,加工片时代则是在“用别人的话讲别人的故事”,再后来,“别人的话”已经深入我们骨髓,中国动画人也就只好用“别人的话讲自己的故事”了。“这个‘别人的话’如果被当成‘国际化’的话,那么这也是弱者的‘国际化’,而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这种‘别人的话’一直在妨碍我们展现真正的自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在接受上海电视台《动画往事》节目采访时也强调,他们一直希望找到“中国人自己的表达方式”。

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年)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年)

​说到这儿,我们也许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喜欢美日动画的观众还会对中国的美术片留有一丝怀念了。而我们,尤其是当下的业界同仁,怎么能够无视观众的呼声而将美术电影一棍子打死呢?没错,经过这二十多年的离散,我们与先辈是有些陌生了,我想也不会有人提倡“复古”,可不等于要把血脉切断。美术电影是有其局限性,但要说几十年的艺术积淀和创作经验放在今天就都没意义了,谁信呢?

凌纾,著名动画编剧,代表作:《阿凡提的故事》《邋遢大王奇遇记》《西游记》凌纾,著名动画编剧,代表作:《阿凡提的故事》《邋遢大王奇遇记》《西游记》

​其实,大多美影厂的前辈观念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保守,回首艰苦创业的那几十年风雨,他们非常淡定。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凌纾老师的话了:“我们过去有一个阶段,完全否定中国动画的成绩,把中国动画说得一钱不值。但是现在另一类文章里又有另一个倾向,就觉得我们中国动画好得不得了,就是世界最高了,动不动就‘中国学派’。我觉得这两种极端都不可取,我们要实事求是。我们中国动画过去的确有很大的成就,我们的动画和国际上的动画片可以相提并论,但是我们不是最高水平……新中国成立后,文艺事业还处在向高峰发展的过渡阶段,我们不能超越时代,我们的美术片也带有那个时代的优点和缺点。

如何继承这些优点,如何找到当下中国人自己的“表达方式”,如何在这块肥沃的土壤上继续耕耘,如何让这座宝藏化作腾飞的翅膀而不是前进的脚镣,不仅是新一代“美影人”的课题,也是所有中国动画人的课题。那么,不妨踏踏实实地了解下中国动画史吧。

上面提到的几个话题我们往后抽空聊,这两期我们有别的任务。最近我抽空翻阅了多种文献资料,并与一些老动画人的口述史料进行了对照、互证,将美影厂在各个历史阶段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作品做了次梳理,一来为了与大家分享交流,二来也是向美影厂六十华诞献礼。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动画的开拓者们各自为战,频繁的战乱,艰苦的条件使得中国动画发展之路荆棘密布,各方的优势资源更是无法得到整合,而“优势资源的整合”正是美影厂精品频出的先决条件之一。

《上海电影史料》载:“1957年4月1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专门生产美术片的厂家,是中国摄制美术片的主要基地,拥有摄制动画片、木偶片的创作和技术力量,包括剧本、动画、制作、摄影、作曲等一系列制作工序和器材设备。特伟为第一任厂长,严励为副厂长。当时厂址分两处:一处在万航渡路618号(为本厂部),另一处在金司徒庙(现在的万春街63弄35号),两处共有面积为一千五百平方米,全厂有职工二百多人……”

20世纪80年代的上海美影厂20世纪80年代的上海美影厂

​虽说美影厂成立于1957年,但要聊美影厂的厂史必须从1946年说起。可以这样说,1946年之后的近半个世纪里中国动画的发展史几乎就是美影厂的厂史。在这里,我权且按照自己的理解将美影厂的厂史分为几个阶段,在梳理每个阶段的重要事件时,也对每个阶段的发展特点做了简短的总结。

1945年10月,“延安电影团”被派往东北解放区接管敌伪电影机构,建立人民电影事业。1946年10月1日,新中国第一个人民电影制片基地——东北电影制片厂成立,新中国的动画事业也就从这里开始。

1946—1949年

1946年10月1日,随着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建立,新中国第一个摄制动画片的部门——东北电影制片厂卡通组也诞生了,它隶属于厂技术处美工科,组组长由日本进步人士持永只仁(中文名:方明)担任,组员有势满雄、赵明(朝鲜人)。

1947年春,东北电影制片厂厂长袁牧之号召全厂开展“三化立功运动”和“七片生产”,其中就包括生产美术片(包括动画片和木偶片)的要求。这也是文献中首次出现“美术片”一词。

1947年3月,在陈波儿策划下,持永只仁根据华君武的漫画《徒劳无益》摄制了30秒的木偶片,编在纪录片《民主东北》中。同年11月,由陈波儿编导,持永只仁担任动作设计的新中国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诞生,影片采用京剧风格,以四幕傀儡戏的形式讽刺了蒋介石的“皇帝梦”。

新中国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1947年)新中国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1947年)

《皇帝梦》工作照,右一为持永只仁《皇帝梦》工作照,右一为持永只仁

1948年6月,东北电影制片厂在卡通组的基础上成立卡通股,股长由持永只仁担任。同年10月,东北电影制片厂第三期训练班结业,分配到卡通组的学员包括后来的著名摄影师段孝萱、游湧。12月,由朱丹编剧,持永只仁担任导演、摄影兼动画设计的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完成,影片采用漫画的风格,讽刺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阴谋。

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

​1949年7月,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结束后,漫画家特伟、儿童文学家金近被派到东北电影制片厂从事美术片工作。东北电影制片厂在原卡通股基础上成立美术片组,特伟任组长。8月,国家文化部下达文件,明确美术电影的制片方针是“为少年儿童服务”。9月,部队画家靳夕调任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任副组长。东北青年文工团何玉门、杜春甫、关枫等团员,东北鲁迅艺术学院毕业生王树忱、刘凤展分配进入美术片组工作。期间全组讨论决定,正式以“动画”一词代“卡通”,并将“美术片”作为动画片、木偶片的总称。10月,童话题材动画片《谢谢小花猫》摄制组成员到长春市郊区深入生活,这是美术电影工作者首次实行深入生活的制度。

这段时间属于新中国美术电影事业的草创阶段,创作内容由政治宣传片转向童话题材,新中国第一代动画人在设备简陋,资金、人员严重短缺的条件下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并且逐渐建立起了稳定的团队,明确了服务对象

1950年—1956年

1950年2月初,文化部领导与特伟、持永只仁商讨美术片制作中心的转移问题。考虑到上海是中国动画事业的诞生地,在人才、设备和环境各方面都有更大的优势,文化部电影局决定将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搬迁到上海

1950年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全体人员迁往上海的纪念照(段孝萱提供)1950年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全体人员迁往上海的纪念照(段孝萱提供)

1950年3月24日,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21人抵达上海,从此美术片组隶属于上海电影制片厂,组长特伟,副组长靳夕。同月,万氏兄弟中的老三万超尘及木偶艺术家家虞哲光、夏秉钧、尤磊等加入美术片组,同期参加工作的还有后来的著名动画艺术家唐澄、陆青、江爱群等。

1950年9月,美术片组完成了南迁后的首部作品——黑白动画片《谢谢小花猫》。1951年,同样由金近编剧,方明导演的童话题材动画片《小猫钓鱼》完成,其中的主题歌《劳动最光荣》直到今天还广为传唱。

1953年秋北京电影学校动画专修科主任钱家骏携八位毕业生进入上影厂美术片组工作,毕业生中有后来的著名动画艺术家:严定宪、林文肖、徐景达(阿达)、胡进庆、戴铁郎。12月,由靳夕编导、虞哲光任木偶设计、万超尘任技术指导、章超群和赵克骏任摄影的木偶片《小小英雄》完成。这是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木偶片

1954年6月,中国动画创始人之一万籁鸣和著名作家马国亮从香港返回内地并加入美术片组。特伟执导的《好朋友》,何玉门、安平、王树忱联合执导的《夸口的青蛙》两部黑白动画片诞生。这个时期的动画片多为面向儿童的童话题材,强调“寓教于乐”,人物造型开始脱离美式动画的影响,从人物造型、动作表演到节奏处理都逐渐呈现“本土化”。同年,真人木偶合拍片《小梅的梦》诞生。

1955初,由钱家骏试制的国产动画专用彩色颜料成功问世,与此同时成立了动画片《骄傲的将军》摄制组。前期筹备过程中导演特伟生病,《骄傲的将军》筹备工作中断。5月,彩色动画片《野外的遭遇》摄制组成立。7月,《骄傲的将军》原班人马在钱家骏的带领下成立了彩色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摄制组。

1955年10月,由万籁鸣、王树忱联合执导的《野外的遭遇》摄制完成,是为中国第一部彩色手绘动画片。11月,《乌鸦为什么是黑的》摄制完成。

李保传老师根据上世纪50年代的《大众电影》杂志和《美术片十年资料统计》考证出了《骄傲的将军》《野外的遭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三部影片从立项到完成的时间,从而确认《野外的遭遇》是中国首部彩色动画片(引自《万籁鸣研究》,李保传著,四川美术出版社)

1956年1月,《骄傲的将军》摄制组重新成立,特伟提出“探民族形式之路,敲喜剧风格之门”的口号,决定将京剧的造型、色彩、表演、对白及音乐风格融入动画作品。场景采用工笔重彩的绘画技巧,并结合了西洋画的透视方法以满足电影对于景深的要求,动画设计对京剧表演的提炼运用趋于成熟,对角色性格的刻画十分精彩,中国动画的角色表演开始形成一种建立在传统戏剧表演上的独特风格。影片于同年11月摄制完成。

1956年7月,前一年年底刚刚从香港返回大陆的万古蟾进入上影厂美术片组工作。

1956年8月,由洪汛涛编剧,靳夕、尤磊执导,虞哲光任设计的木偶片《神笔》获威尼斯第八届国际儿童电影节儿童文娱片一等奖,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获威尼斯国际儿童电影节奖状。这是中国的木偶片和动画片首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

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中国美术电影的服务对象开始不局限于“少年儿童”,逐渐强调“老少咸宜,雅俗共赏”

1957年—1965年  

1957年4月1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原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的基础上正式成立。同年7月至8月,反右斗争扩大化,部分厂领导及业务骨干被打为右派,美影厂的影片生产受到一定影响。

1958年初,由王树忱执导、改编自民间年画题材的动画片《过猴山》完成,影片采用全片先期录音的手段,人物造型夸张而又朴实,动作设计上有对美式戏谑的继承,但是又洋溢着纯正的中国式诙谐。可以说,《过猴山》是中国美术电影时代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纯闹剧。5月,在康生提出“拔银幕上白旗”口号的背景下,上影公司召开会议对一些影片进行了“资产阶级思想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上海美影厂批判了《过猴山》和《拔萝卜》两部影片。

1958年6月,上影公司号召文艺工作者反映“大跃进、人民公社、大办钢铁”的火热斗争生活。美影厂投产了《赶英国》《打麻雀》《大跃进万岁》《壁画里的故事》等影片。

1958年9月,在导演万古蟾的带领下,詹同、刘凤展、陈正鸿、胡进庆、沈祖慰、钱家锌、谢友根、车慧等人通力协作,拍摄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剪纸片《猪八戒吃瓜》。这是一个在造型和动作上吸取了中国剪纸、窗花、皮影等艺术形式,用动画逐格技术拍摄的美术电影新片种。

1958年美影厂出品的品质较高的美术片还有:动画片《木头姑娘》《古博士的新发现》《小鲤鱼跳龙门》《美丽的小金鱼》,木偶片《打猎记》《火焰山》《谁唱得最好》《三毛流浪记》等。

1959年5月,上海电影专科学校成立,下设动画系,美影厂派钱家骏任动画系主任张松林任副主任。同年,由钱家骏导演的彩色动画片《一幅僮(zhuang)锦》完成,影片改编自壮族民间故事,人物造型和动作趋于写实,场景为绢画风格,片长近50分钟,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木偶片《雕龙记》《一只鞋》在叙事技巧和主题开掘上有了进一步发展。《渔童》《济公斗蟋蟀》等剪纸片问世,影片场景在保持平面装饰风格的基础上导入了纵深效果,剪纸片的拍摄技术基本完善,形成了独特的视听风格。

1960年1月31日,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参观中国美术电影制作展览会,对美术电影工作者的成绩表示肯定并题诗一首,还对在场美影人说:“你们能把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更好了。”将水墨画的意境带入美术电影也是美影动画人酝酿已久的想法。

1960年3月,上海美影厂开始进行水墨动画试验工作,由钱家骏进行指导,徐景达负责角色和背景设计,吕晋负责绘制动画,段孝萱负责领导摄影组的工作,游湧、王世荣为摄影和冲洗技术标准的制定做出了突出贡献。4月初,水墨动画试验取得初步成功,美影厂开始组织全厂动画力量进行大规模试验,动画组由唐澄负责,邬强、戴铁郎、浦家祥、矫野松、严定宪等同时加入动画绘制组。5月底,片长十分钟的《水墨动画片断》完成。至此,水墨动画的试验正式宣告成功。

1960年5月24日,由虞哲光编导的中国第一部折纸片《聪明的鸭子》诞生。折纸片的创意来源于儿童折纸手工,造型设计和动作表演都讲究稚拙、单纯、简练,相应的,折纸片故事也富有很强的童趣。

虞哲光和他的折纸片(焦达提供)虞哲光和他的折纸片(焦达提供)

1960年7月5日,中国第一部正式的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问世。特伟任艺术指导,钱家骏任技术指导。

《小蝌蚪找妈妈》(1960年)《小蝌蚪找妈妈》(1960年)

1960年9月29日,由章超群执导的中国第一部彩色立体木偶片《大奖章》摄制完成。影片所有镜头都用两架摄影机同时逐格拍摄,在特制的导轨上采用每拍一格画面后,交替推移左、右摄影机各一次,用以缩短摄影基线,以便拍摄近距离安排的木偶景物,拍摄工作进行得十分辛苦。

《大奖章》拍摄工作照(1960年)《大奖章》拍摄工作照(1960年)

1961年1月,由万古蟾导演的剪纸片《人参娃娃》获民主德国第四届莱比锡国际短片和纪录片电影节荣誉奖,这是中国剪纸片首次获得国际奖项。2月,《小蝌蚪找妈妈》获瑞士第十四届罗迦诺国际短片和纪录片电影节银帆奖,这是中国水墨动画首次获国际奖。

《人参娃娃》(1961年)《人参娃娃》(1961年)

1961年10月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动画班第一届毕业生在老师张松林、何郁文的指导下完成了毕业作品《谁的本领大》。这届毕业生中包括后来的著名动画家熊南清、孙总青、庄敏瑾、秦宝宜等。

1961年12月,由万籁鸣执导的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上集)完成。上下集从筹备到完成历时四年余,主创们走遍故宫、颐和园、西山碧云寺、大慧寺等处收集素材,剧本由李克弱与万籁鸣合作完成,唐澄任副导演,美术设计由美术家张光宇、张正宇担任,另外聘请京剧猴戏大师郑法祥担任表演指导,摄制组还汇集了包括严定宪、浦稼祥、段浚、林文肖、张世民、葛桂云、阎善春等八位原画,及背景组、摄影组多位骨干。《大闹天宫》的诞生标志着中国动画民族化在剧作、造型、音乐、表演等各方面的成熟。

《大闹天宫》(1961-1964年)《大闹天宫》(1961-1964年)

1962年7月19日至8月1日,美影厂厂长特伟携美术电影展览会展品及影片在香港展出,介绍了中国美术电影的发展情况。

1962年秋,上海电影专科学校动画班第二届毕业生作品《没头脑和不高兴》问世。影片改编自任溶溶同名童话作品,角色设计上采用了圆中带方的漫画风格,角色性格刻画和表演设计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这批毕业生中包括后来的著名动画艺术家常光希、王柏荣、周克勤、朱康林、范马迪、徐铉德等。

《没头脑和不高兴》(1962年)《没头脑和不高兴》(1962年)

1963年11月,由靳夕导演的中国首部彩色木偶长片《孔雀公主》诞生。影片取材自傣族长诗《召树屯》,情节曲折,人物众多,美术设计由画家程十发担任。片中角色动作复杂且灵活细腻,尤其是孔雀独舞及群舞场面优美而又震撼,极富南国风情。编导将爱情作为影片主题,同样显得十分大胆。

1963年12月,由特伟、钱家骏联合导演的水墨动画片《牧笛》问世。该片弱化了叙事,着意通过视听语言呈现出淡雅悠远的水墨意境。影片中牧童和牛的造型根据李可染的国画风格设计,背景设计则聘请了山水画家方济众。吴应炬创作的音乐和影片画面水乳交融,其中的江南小调则由“魔笛”陆春龄演奏。

《牧笛》(1963年)《牧笛》(1963年)

同年,由万古蟾、钱运达联合导演的剪纸片《金色的海螺》完成。《金色的海螺》全片采用了叙事诗的手法,将诗化的语言、诗化的画面、诗化的表演融合,角色和场景制作采用了雕镂加剪刻的工艺,兼具皮影和剪纸的美感。

1964年6月,根据毛泽东关于文艺界整风报告的《批语》,康生对一些文艺作品、学术观点和文艺界代表人物进行批判。在批判运动中,《牧笛》被称为“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孔雀公主》《金色的海螺》被称为“封、资、修的代表作”,予以打倒;《骄傲的将军》被扣上了“借古讽今”“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的罪名。同年完成的《大闹天宫》(下集)未能公映。

同年完成的美术片还有木刻风格的动画片《冰上遇险》、剪纸片《差不多》,折纸片《湖上歌舞》,反映现实生活中好人好事的木偶片《路边新事》,而木偶片《半夜鸡叫》的诞生则标志着美术片开始正式涉足阶级斗争题材。最别具一格的是钱运达导演的剪纸片《红军桥》——编导将故事处理得极具荒诞性,带有极大的闹剧成分,反派角色的表演占据了主要篇幅,人物造型和动作设计都采用了漫画式的夸张手法,场景设计依旧保留了平面装饰趣味,以上几点使得通篇的革命叙事非但不显沉闷,反而妙趣横生。

1965年,由钱运达执导的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诞生,影片故事根据轰动全国的真实事件改编,这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写实风格动画片。摄制组远赴内蒙古牧区与牧民同吃同住,体验牧区生活,参加劳动,收集创作素材。影片调动了大量真人电影的视听手段,人物、场景和角色表演均采用写实风格,主人公的故事也深深地感染了几代人。

《草原英雄小姐妹》(1965年)《草原英雄小姐妹》(1965年)

同年,美影厂生产的影片全部转向现实题材,如木偶片《李科长巧难炊事班》、动画片《我们爱农村》,还有反映小哨兵与敌特作斗争的剪纸片《红领巾》,以及纯粹的政治宣传鼓动片——剪纸片《支持越南人民反美斗争》《支持多来尼加人民反美斗争》《揭穿美帝和谈阴谋》。

1966-1977年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6月,上海美影厂创作生产全面停止,十七年来上海美影厂所取得的成就被全面否定,美术片的艺术特点被说成是反动的资产阶级人性论,所拍摄的影片被扣上“封、资、修”“小猫小狗”“神仙鬼怪”等种种帽子并加以批判,能够放映的影片所剩无几。

1966年到1971年,美影厂全面“停产闹革命”,万氏兄弟、特伟、钱家骏、靳夕、王树忱、包蕾等人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叛徒、右派、黑帮分子”的帽子,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折磨和关押。1970年2月,奉贤县电影系统“五·七”干校建成。美影厂绝大部分职工下放至干校劳动,同时进行“斗、批、改”。

1972年4月,根据毛泽东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上海美影厂大部分职工得以回厂参加创作生产。在极“左”的思想指导下,上海美影厂开始拍摄以“阶级斗争为纲”“儿子造老子反”“造走资派反”为内容的,和以“三突出”( 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 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为原则的美术片。相应的,三大片种的美术风格和动作表演也全部趋于写实

1976年10月6日至11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

1977年春,上海美影厂成立临时领导小组,负责人特伟、王树忱。10月,上海美影厂成立“清查”小组,开始清理“文革”中的“冤、假、错”案。11月,中国文学艺术研究院王朝闻来上海美影厂,鼓励美术片工作者“大胆搞创作”。

上海美影厂从1972年到1977年出品的美术片有:动画片《放学以后》《小号手》《大潮汛之夜》《渡口》《试航》《小石柱》《战旗似火》,木偶片《小八路》《骏马飞腾》《主课》《树苗》《大橹的故事》,剪纸片《万吨水压机战歌》《东海小哨兵》《带响的弓箭》《出发以前》《金色的大雁》《长在屋里的竹笋》《芦荡小英雄》等。其中,《长在屋里的竹笋》是中国第一部水墨剪纸片,由胡进庆、周克勤执导,尹口羊、倪绍勇、吴云初担任造型设计,吴云初、伍仲文担任动作设计,蒋友毅担任摄影。

《长在屋里的竹笋》(1976年)《长在屋里的竹笋》(1976年)

1966至1977的十多年间,中国动画事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创作理念和技术手段都变得滞后,人才培养上经历了一次断层,老一辈动画艺术家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年轻一代动画人的艺术生命也经历了长期的荒废。这个期间诞生作品虽然是极“左”思潮的产物,如今不少已被“封禁”,但客观上也对中国动画在写实风格上的探索和实践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

美影厂的大事年表这次先整理到1977年,不知有多少朋友拉到了文末?篇幅有限,大量的事件、名家和名作只能挂一漏万地梳理了,浩劫结束后的事情我们下篇再叙。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