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越来越不够用的时候

时间:2017年8月24日13时12分06秒作者:望月

2015-09-25 Spenser 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记

这是Spenser的第54篇原创文章

如今自己做着香港投资理财和海外教育两个项目,面对的,都是整个中华区的市场--巨大的市场和竞争。每天的行程愈发充实,愈发感到时间的匮乏。把时间当作一个项目,砍掉成本,提高使用效用,时间的精细化管理,已经上升为top priority.

时间,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匮乏。

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个达成共识的理论,叫做--“三个月就是一年”。发现一片新兴的市场空白,迅速开始的布局,拉天使,给补贴,A轮B轮C轮开始疯狂的烧钱,比钱谁烧的猛,烧的快,烧出一片全民狂欢的新用户习惯。投资人说,当时滴滴和快的在烧钱抢市场,最癫狂的时候,每天平均要烧掉一个亿,心在流血,肝在颤。

看懂了商业模式,接下来就是和时间的疯狂赛跑,谁最快时间跑过终点,宣布已经拿下行业用户数量第一,或拿到百分之60%的用户量的时候,游戏已经结束,其它资本撤场,留下一地鸡毛。

一场零和游戏,烧着真金白银,只为换来宝贵的时间差价。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精彩精彩,互联网商业,这般厮杀,目的都是为了换取用户宝贵的注意力,也就是关注的时间。

所以事业虽然还在做加法,人生开始做减法,说拒绝的次数开始比点头答应的多;开始放弃那些无用的社交,留下几个爱好和兴趣,和几个懂你的人;有一两个圈子可以分享,时间就会缓慢;开始懂得,不用太花钱却却花时间的事,可能才是最贵的,比如陪伴父母和爱人;开始理解,为什么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终究没有人真的可以成为多任务处理器,同时处理好几件事,我们的双眼只够盯一块屏幕,用Command+Tab键切换事件的界面--而已。

吴晓波说:我的时间是很贵的,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他在上海的两个小时演讲,现场可以被几千人听到,在网络上被几十万的读者看到--这是他的时间的价格

年纪大了,开始变的谨慎,甚至保守,因为越来越意识到,最大的成本,不是金钱成本,机会成本,而是时间成本--激进后,容易犯错。割了时间的眼袋,也回不到当初的模样。

“这是一个烧钱的时代,一旦走错就没法回头。因此战略正确太重要了,战略上有失误,战术上再怎么勤奋都无法弥补。”钱进说。

因为,再怎么勤奋都无法弥补的,除了战术外,更是在错误的方向上投入的时间。有些趋势的形成,就这么几年功夫,在正确的时间,没有做正确的事情,等意识到开始掉转船头的时候,对不起,你之前航行的那片舒适的蓝海,已经变成了红海,四周全是和你一样的船只。

It’s just too late. That’s why you cannot afford to make mistakes。

梁东在他的文章,写他师从台湾的漫画家蔡志忠先生,他认为“时间是个微积分的过程。如果一个小时值10元的话,分成两个半个小时可能不值5元,4个15分钟连1元都不值,反过来看,连贯的10个小时已经价值到几千万了。他的这个时间累计关系,其实是有指数级增长的价值倍增效应”。

我特别认同蔡先生对于时间的解构,互联网时代,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去睡觉的整块时间,其它几乎都被社交工具和task list肢解,犹如一整块被击穿的玻璃,碎了一地。自己定期更新的公众号文章平台(Spenser的二次学习日),最近更新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写文章有需要一整块的时间,一气呵成,思维和火花和内心的冲动在那一段时间的集中释放,和男女的鱼水之欢,同个本质。新写的几篇文章,都是从香港飞上海,或者从大阪回香港的途中完成。

万米高空,当一切社交都失灵,只能和窗外的白云为伴,或在寂寞的夜空,蜷在角落,写文字,和自己说话。

那一刻,置心一处,有生命短暂的稳定,体悟禅宗的自省,也许,能找到时间的归属。

《命中注定》里廖凡指着对面在修复艺术品建筑的人,对身边的汤唯说:日复一日, 每天干着同样的事 得多有勇气呀。

修复建筑的人,也许也是在修复自己的内心,修炼自己安静的力量。既然是修炼,需要拿出最宝贝的东西,来做代价,除了时间,别无其它。几天,几月,几年,不断的轮回。有些东西,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去完成。

是不是一切伟大和感动的体验,都隐秘在高尚的重复里,注入了时间的精华,一次次的把自己推向极致,至少,已经无法接受原来的粗糙感。

精神自虐的快感,如处女座般不可自拔。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