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年尘与土:中国大陆游戏媒体发展简史

时间:2017年9月08日1时34分22秒作者:望月

二十四年尘与土:中国大陆游戏媒体发展简史

1990—1992 | 史前时代 《电视游戏一点通》与《电玩迷》

1989年,一篇名叫《任天堂电视游戏机及其衍生产品》(作者:闵谊)的文章,出现在了一本名为《家用电器》的杂志中,成为了国内游戏内容的开端。

当时这篇游戏文章被傅瓒看到了,并促使其决定给《家用电器》投稿。于是在该栏目的第九期,他写的《任天堂游戏秘诀集锦》被印成了铅字发向全国。并在次年,应主编孙百英的邀请,傅瓒在《家用电器》上以“福州烟山软件特约”的名义开设了“攻关秘诀”栏目。

这也是大名鼎鼎的烟山软件第一次从媒体进入玩家视野,烟山软件早期是做汉卡生意的,后期也做了一些FC的游戏卡带,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对《坦克大战》修改后制作的《90坦克》。这套软件,据说有超过3000万的销量,但因为大多都是盗版,烟山软件自己只卖出几万套。在之后的一系列变故后,烟山软件在1993年宣布解散,只留下门市部销售库存。

而这个福州烟山软件的创始人,就是傅瓒。

大约在1991年春节前后,福建科技出版社通过《家用电器》找到傅瓒,希望他能写一本系统介绍游戏机和最新游戏卡带的书。在当时,出书还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傅瓒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将自己所知领域内容,从游戏机发展史到游戏机及卡带选购、使用、维修以及14款FC游戏和9款MD游戏的详尽攻略,52款FC游戏的秘诀全写进去了,甚至连流程图、迷宫图和部分游戏插画都是他亲手做的。

在1991年8月,总字数14.5万字,定价3.5元,这本名叫《电视游戏一点通》的书终于发售了,在之后一年之内该书五次再版,总印刷量达到了23.25万册,创造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记录。虽然这不是市面上第一本关于游戏内容的刊物,但却是当时影响力最大,销量最大的游戏刊物。可以说,在游戏媒体的黎明前夕,《电视游戏一点通》是当之无愧天空中最闪亮的星。

而作者傅瓒,网络上关于他的最后一则消息是在2015年10月,福州市教育局发布了一则通知,傅瓒任职福州市电化教育馆馆长,试用期一年。

到了1992年,距离福州1029公里的上海,由叶伟、张弦、谭启仁、常征、王珏成编撰的另一本游戏刊物《电玩迷》出版了。《电玩迷》与《电视游戏一点通》有一点很大的不同,《电视游戏一点通》是一本书,主要是由傅瓒自己全权编写。一个人写一本书,虽然傅瓒水平很优秀,但也难免质量层次不齐。所以虽然之后还有续作,但在内容制作的难易度和频率上都没办法跟期刊相提并论。

而《电玩迷》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本杂志,其内容主要是由编者和各种游戏达人供稿,这就使得《电玩迷》的制作难度降低,内容质量也有所保证,所以在短时间内就培养出了大批读者。

《电玩迷》原有可能成为中国游戏媒体的起点,可惜因没有争取到书号或刊号来确立其作为正式出版物的身份。导致该杂志无法走上正轨,最终成为了一颗转瞬而过的流星。

从这两件事里我们可以总结出《电视游戏一点通》的成功,主要依仗的是市场的空白期以及游戏内容的高品质,只是“书”这一载体的传播形式有限。而《电玩迷》的成功也是由于在市场的空白阶段横空出世,遗憾的是因为没有能力履行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使自己没活太久。在媒体行业,政策是很重要的一环,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这是游戏媒体的一个死结。

这点,我们后面再说。

1993—2000 | 石器时代(上) 从《Game集中营》到《电子游戏软件》

在《电玩迷》处于无版号无书号发行的时候,一本被看作真正的游戏媒体起点的杂志诞生了,那就是《GAME集中营》。如果你对这个名字不是太熟悉,那么相信你对他后来的名字会有些印象,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电子游戏软件》,俗称“电软”。

在1992年,一家叫先锋卡通的公司在动画领域拓展失败后,经过多方讨论,最终决定以电子游戏作为新业务方向。方向定了,但是具体要怎么做,谁也不知道。那个年代里,无论是电子游戏的制作还是运营,哪怕是最基础的流程,在国内都鲜有人知。所以在这个时候,先锋卡通的领导人之一边晓春便尝试做了许多相关工作,《电子游戏软件》就是工作成果之一。

而促成“做一本杂志”的起因很有意思,当时先锋卡通还是有在做游戏的,其中《吞食天地2:诸葛孔明传》和《第二次超级机器人大战》是比较出名的两款游戏。虽然游戏质量不错,但是先锋卡通公司并没有足够的营销力量,国内的市场环境也极其闭塞,所以最终销量一般。

不过正因为如此,先锋卡通的领导人干脆就想着“要不就干脆自己弄一本杂志,不仅可以拓展这片新领域,同时还可以给自家产品做做宣传” 。想通这点之后,《GAME集中营》的编辑部就开始组建了。其中两个核心人物,一个是边晓春先生,也就是后来前导软件的总经理;另外一名就是《GAME集中营》(也就是后来的“电软”)主编熏风。

作为主编,熏风先生对于《GAME集中营》的影响力以及方向把握很重要。北京社会科学研究院哲学所出身的他,拥有着深厚的文史哲积累,这也让杂志的内容有所保证,熏风先生对内容上的定性以及对市场的判断对于后来的电软都是极为关键的。除了熏风之外,当时的编辑部还有龙哥(邱兆龙)、老D(刘儒德)、田松。这些人也就成为了《GAME集中营》的原始班底。

其实第一辑的杂志卖的并不是很好,主要原因来源于销售渠道的问题以及编辑部地址进行搬迁,造成许多读者买不到书。当时这些存书也就被积压在先锋卡通这边。这个情况到了《GAME集中营》的第二辑仍没有好转,虽然有了些销量,但是相当有限。在前两期效果不好的情况下,先锋卡通做出了判断——销量不行跟市场和内容都没关系,关键原因是发行跟不上。所以决定继续咬牙往前走,转型为正式期刊。

这次判断是正确的,发行能力跟上后,库存的前两期《GAME集中营》存书也被销售一空。接下来一年左右,随着渠道的全面铺开,杂志也越来越多的发到读者手里。到了1994年,虽然市面上也有其他几家主打电子游戏的刊物,但无论是在选材上还是在内容上,都无法对《电软》造成威胁。同时,杂志部也开始慢慢的吸收新鲜血液。也正是这一波的新鲜血液,稳固了《电软》在电子游戏刊物中龙头的地位,这些血液里有之后鼎鼎大名的King(索冰)、 ShadowPhoenix(萧腾)、特工黄(黄昌星,作者)。而在1994年年底,《电玩迷》的作者兼编辑叶伟和张弦也成功加盟《电软》,成为《电软》的首席撰稿人。

1995年,编辑部人员上有些许的调动,但整体依然是蒸蒸日上的形态。直到七月份,上级主管部门列出了《电软》15处问题,比如刊名副标题的《GAME集中营》令人反感,封面太花哨,缺乏严谨严肃性等等,《电软》遭到了停刊处分。

在停刊过程中,King、龙哥、SP、特工黄等人都有点坐不住了。作为一名编辑,杂志被停刊,也就代表这份工作告一段落了。幸好当时熏风很敏锐的洞察到了形式,不仅稳妥处理停刊时的相关工作,同时还在争取尽早撤销处分。果然,两个月后,《电软》就复刊了,并随着《电软》的增刊以及搭配杂志配合推出,使得《电软》的份额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内容上,著名的《电软94典藏本》和《秘技宝典》也都是在这个时候推出的,这些内容一经推出,就引爆了整个读者市场。

此时,一直给《电软》供稿的软体动物因为卖盗版游戏光盘的事业不好做了,也顺势加入了编辑部,成为《电软》老编辑中最后一个到位的。同年,《大众软件》创刊(社长也是边晓春),整个1995年欣欣向荣。

1993—2000 | 石器时代(下) King的“叛逃”/《电软》VS《电电》

1996年,《电软》发生了所谓“叛逃”事件,事件中对垒的两方是King以及主编熏风。这其实是理念上的不同:作为主编,熏风考虑的是杂志应该面向更大的用户群体,而非小众群体;King则考虑的是针对某些热门游戏的粉丝,简单的资讯是无法满足他们的。作为一名游戏发烧友,King认为游戏杂志上应该有某些热门游戏的大篇幅内容,而非 “点到即止”。

King的考虑并非全无道理,只是在当时的环境下,熏风不可能答应King的要求。结果在1996年的夏天,King离开了《电软》。但他并没有像老D那样离开游戏圈,而是自己办了一本新的杂志,名叫《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

因为King离开的时候,曾被熏风要求一年内不要从事相关媒体工作,结果King不但没听,还凭借私交拉来了当时给《电软》供稿的Akira、赤军和雪鹰等作者。所以这次事件被部分人称为“叛逃”事件,也使得《电软》元气大伤。

King的初创班底包括了Blue、Fox(付可)、Angel(张志)、Snake(尹龙)、Beak(白松涛)等人,这些人在各个领域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大神人物。而以这些班底促成的《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简称 “电电”)也瞬间成为了能与《电软》分庭抗礼的重要刊物。

在成为主编后,King终于可以实现他的理想了。在《电电》的制作中,他不吝篇幅的将各大特辑搬上杂志,比如《变形金刚历史大系纵横谈》、《机动战士高达百年史》和《超级机器人大战史》等。如果论深度,毫无疑问《电电》是做的很到位的。

至此,《电软》的故事可以告一段落了,同时,属于游戏纸媒辉煌的时代到来了。1998年,《软件与光盘》创刊。1999年5月,《电脑游戏攻略》创刊。1999年6月,《游戏时代》创刊。2000年,《网络游戏世界》创刊。2000年3月,《新娱乐时代》创刊。从空无一物到群雄逐鹿,一共不到十年。

游戏纸媒就像一副眼镜,让那个时代里无数视力不好的人看清了世界的模样。时至今日,仍有无数人怀念着那个年代,怀念着自己的青春。

2001—2005 | 青铜时代(上) 从游戏公会主页到17173

到了2000年,一个叫“十字军”的公会进入了一个叫《万王之王》的游戏,并根据该游戏可以建国的设定,在游戏里成立了一个叫“天国”的国家。时任“天国”的“国家大臣”寒风为这个公会创建了一个专门的公会主页,也就是公会第一个站“天国主页”。

2001年,网龙公司的刘路远在做网络游戏《幻灵游侠》时,跟堂兄刘德建商量,要做一个网站来宣传还没有上市的游戏。于是两人跟寒风进行合作,把寒风招募到网龙。让其在 “天国主页”的基础上制作了“17173”( http://17173.126.com),之所以选择这个名称,据称是因为刘德建偏好1、7、3这三个数字。

也正是因为这次合作,天国主页改名叫“网游天下”,主页也改变成游戏综合门户(主要以发布一些网游信息为主),不再专属于一个公会。制作这个主页的寒风也就成了17173的首任站长。

网络十字军当时拥有大量元老级网游精英玩家,经常会发表一些见解和文章,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网络十字军应该会帮助17173走的更快更稳一些。结果由于寒风和网龙之间突发的意见分歧,导致最后分道扬镳,站长由一起合伙的蔡宗建担任。同时也随着寒风的离去,网络十字军也离开了17173。寒风在之后又创建了http://1t1t.com,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能让17173快速发展,占据游戏媒体龙头地位的,就是蔡宗建发明的“专区”形式。当年的搜索引擎并不发达,玩家想找到一个游戏的各方面内容很不容易,专区就是把这些内容整合起来,满足这部分用户的需求。这个概念与King的思路比较像,都是让核心玩家看到大量的内容。King与熏风的矛盾核心在于杂志有限的页码上应该放哪些东西,但到了网络时代,杂志页码的问题就瞬间被解决了。特别是在网游兴起之后,因为网游的更新频率更高,内容更丰富,纸媒中一两页甚至十几页的内容放到网游中都是沧海一粟,这也是纸媒衰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1年4月10日的17173首页

2001年的17173万王之王专区

17173与《电软》所出生的土壤,也就导致了网媒与纸媒核心价值观的不同,由两者培养出来的读者及从业人员也都大不相同。

到了2003年,17173自“出生”以来最大的变故出现了:网龙董事长刘德建决定出售17173。据其自己描述,出售17173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要准备上亿资金做游戏自研。而事实上,这个决议遭到了当时网龙全公司上下的反对,包括当时的负责人蔡宗建。但最终刘德建还是以2050万美元的价格将17173出售给搜狐。

或许因为此时,导致蔡宗建产生了离开的念头。最终,在2005年,蔡宗建离职17173,与在网龙时的同事池元等人联合创办了IGG,并在福州成立了天盟数码(766游戏网)。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游戏媒体的发展过程中,这一幕将不断的上演。

在纸媒这边,也有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新娱乐时代》(即《计算机与生活》杂志“休闲版”)在1月号杂志中悄然出现了四款网络游戏——《石器时代》、《不灭传说》、《非常男女》和《天堂》的介绍,以及北京华义投放的《石器时代》的两页广告。

从此,网游及网游广告正式在媒体中登陆了。

2001—2005 | 青铜时代(下)百花齐放的媒体环境与昙花一现的游戏电媒

如《电软》之后,无数纸媒兴起一样,17173之后无数网媒也兴起了。比如2002年王健创建07073,2004年灰磷创建uuu9等等。在这个时期,他们多数还处在论坛或个人站的状态,在后期才逐渐转型为综合游戏门户。

同一时间的纸媒日子却越来越难过,随着《石器时代》、《魔力宝贝》、《传奇》等网游在国内引爆,越来越多的潜在玩家被网游厂商挖掘出来,在极短的时间内,网游玩家的数量就超越了单机、主机玩家,并且把差距越拉越大。

另外一方面,随着全彩印刷的引入以及通货膨胀等元素,使得纸媒价格逐渐上涨,作为纸媒主力消费群体的学生用户又对价格十分敏感,这也使得纸媒的读者逐渐减少。相对的,网媒走的是内容免费的路子,这是网媒走向神坛的原因,也是网媒走下神坛的原因。

虽然网媒发展的越来越厉害,但是受限于千禧年初电脑普及度还不高的原因,纸媒还留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留地。收入的逐渐降低,使得纸媒必须要去寻找新的盈利模式。以前纸媒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读者购买杂志产生的收入,以及部分硬件厂商(比如各种打着“学习机”旗号的游戏机厂商)在杂志里打的广告,属于是两条腿一起走。

可惜在2000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等7部门《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彻底封死了游戏主机及相关产品进入国内的正规途径,至此,所有游戏主机、掌机、卡带等相关产品全部进入地下。纸媒在这块的一条腿也就断了。

好在网游厂商及时出现,毕竟纸媒还是当年的主流传播媒体,网游厂商也很愿意给纸媒砸钱,合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广告海报、软文以及后期发的纸媒专属“激活码”。而随着纸媒销量的逐渐走低,收入出现了问题,为了弥补这部分空缺,纸媒只能增加更多的页码贡献给网游广告。忠实读者看到软文、广告越来越多,也就减少了购买量,也流失了不少作者。纸媒为了弥补收入空缺,只能继续增加广告的数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就在纸媒出现颓势,网媒风头正劲的时候,另外一种媒体形式以强劲之势进入大家的视野中,那就是电视媒体(简称“电媒”)。这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2003年在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开播的由段暄主持的《电子竞技世界》,以及2002年在旅游卫视开播的《游戏东西》。

电视在电脑满天下的今天依旧是主流媒体,何况在电脑尚没有完全普及的当年。随着多档游戏节目的开播,风潮瞬间席卷了整个中国大陆。《游戏东西》的收视率当年稳居旅游卫视的NO.1。如果一切没有意外的话,很难说到后面游戏电媒和游戏网媒哪个影响力更大,又或者两者针对不一样的用户群体都能留有一席之地吧。

只是,意外往往才是常态。

2004年4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其实这个时候《游戏东西》已被停播,这回只是正式下通知断了大家的念想。至此,从出生到灭亡一共只有两年的游戏电媒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在之后的几年里,不少从业人员依然在想方设法的开辟新路。比如走GTV、游戏风云等收费频道这条路的,比如走PLU、NeoTV等网络媒体的。大家都在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到了2005年,曾任网易总编的李学凌因为在网易受挫选择了离职开始自主创业。最开始做的是RSS博客订阅产品“狗狗”,然而并没有成功。随后做了一个垂直游戏媒体资讯网站:多玩。

2005年多玩刚上线时的主页

李学凌虽然是媒体出身,但是本身的思维却更加产品导向——即用户有什么需求,我们怎么满足这些需求。这使得多玩在游戏媒体中站稳脚跟,与17173打擂台时,最大的主力并不是内容,而是多玩盒子。等YY更成熟时,游戏媒体这块弱需求难盈利的业务也就逐渐边缘化了。

总体而言,2000年到2005年的中国大陆游戏市场处于一个混乱的局面,媒体方面也是百花齐放。无论是网媒、纸媒、电媒还是网络直播,都在黑暗中慢慢摸索,与中国游戏市场一并发展。

2006—2012 | 黑铁时代(上)野蛮生长的网络游戏媒体

从2006年开始,因为电媒的彻底消失,网络直播媒体的小众化,使得媒体载体大战主要放在了纸媒和网媒上。

就内容而言,纸媒因为制作周期较长,页码比较珍贵,且需要玩家花钱购买,在内容质量上往往比较有保证。网媒因为内容是免费化,互联网内容的更迭速度过快,使得内容上往往是追求量,而非追求质,这也让很多媒体人诟病游戏网媒,甚至称其为“游戏网站”而非“游戏媒体”。

但毫无疑问,网媒在细分领域的雪球已经逐渐滚到了纸媒用户的身上。比如PC玩家为了游戏资源会选择3DH(后期改名为3DM)、游侠以及后面的游民星空,主机掌机玩家选择电玩巴士、A9VG,War3比赛玩家会上RN,RPG地图会上UUU9。这些在细分领域上的点对点打击,让纸媒陷入了一种做时效性、做资源、做深度都略显落后的境地。当细分领域进一步发展时,各大游戏专区基本就代表了各大网游媒体。比如《DotA》之于UUU9,《梦幻西游》之于17173,《魔兽世界》之于多玩,《冒险岛》之于766。如果说这个时候的纸媒还有哪些属于自己的优势,估计就是那些比较深度的专栏以及偏向于人文文化类的内容了吧。

http://m.aituiyx.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