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自己,先从“为什么”开始 —「道法术器」

时间:2018年6月09日21时14分58秒作者:望月

改变自己,先从“为什么”开始

96

Nicole林小白 172e9df8 c44e 428e 8f48 a752af30bce6 

2017.08.14 09:27* 字数 1930 阅读 4001评论 5

文/林小白

最近刚读完一本刷新认知的书《跃迁》,作者古典在书中花了几个篇幅的时间来说了“提问”这件事。

古典老师说,在这个时代,提问比掌握知识更重要。因为如今,学习的速度,跟不上遇到问题的速度。

18世纪,知识更新周期为80-90年;19世纪缩短为30年;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学科的知识更新周期为5-10年,而进入21世纪,知识更新周期已缩短至2-3年。更新周期缩短,让我们无法做到每年完全刷新知识。我们需要的,是用来解决问题的知识。

而解决的方法就是学会提问,准确来说,是学会提一个好问题。爱因斯坦曾说过,“如果我必须用一小时解决一个问题,我会花55分钟考虑我是否问对了问题。”提问即思考,通过连续追问,思考会越深入,还会倒逼你更新知识。

日本的粟津恭一郎是一名高管教练,他作为高管教练的活动时间、客户数量等业绩,在日本首屈一指。他认为,优质提问具有强大的力量,能改变自己和周围人的人生轨迹,使它们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在他多年的教练生涯里,他发现越是被誉为“成功人士”的人,越善于向自己和别人抛出“优质提问”,也就是说,他们都具备很强的“提问力”。正是提问的差距,将优秀之人与平庸之人区分开来。

对待“提问”,不论是高管教练经验丰富的粟津恭一郎,还是从事生涯规划师10年的古典,都认定提问比答案更有效果。

粟津恭一郎在《学会提问》里通过一个坐标,把提问分成了四类,也就是优质提问、沉重提问、轻松提问和劣质提问。

摘自《学会提问》

优质提问是指能让被问者不假思索就乐意回答,并能为其带来新发现的提问。它除了能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之外,它还能给被问者带来新发现,促成新的思考或行动。

好比Airbnb如今遍及全球,可要知道,在一开始,完全就是Airbnb的两位创办人乔·格比和布赖恩·切斯基都想知道:“在每年中的那个时间段,为什么来这座城市的人会很难找到酒店入住?”

这就是一个优质提问,通过回答它,你会有更多的发现。

轻松提问,则是那些对方容易回答或乐意谈论的事。例如早餐吃了什么,你演讲这么成功是因为什么。

摘自《学会提问》

劣质提问,多半涉及到对方的私事,或是在提问时运用了否定形式的词语。例如,“你不打算结婚吗?”

最后说下沉重提问。沉重提问与劣质提问的区别在于,它的目的是共享。为了不让对方产生“为什么要问这种事”的方案,就需要确保对方认识到“他之所以问这么沉重的话题,是为了帮我达成目标”。好比在生涯咨询、心理咨询中,咨询师总会问到一些让人觉得有些难回答的问题。例如,你觉得造成你30岁了,却需要重新定位求职方向的原因是什么呢?

摘自《学会提问》

提问其实分为两个对象,一是向外的提问,即问别人,二是向内的提问,即问自己

在问别人的时候,我们要尽可能避免提出劣质提问,也就是在提问之前需要考虑到与对方的关系,你们是否关系亲密,你问这样的问题是否会让人觉得冒犯?同时尽量少用否定式的、消极的信息,例如“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懒了吧?”、“你为什么要住在那样的地方?”都是劣质提问。

当然,你也没必要追求每个问题都是优质提问。我们在提出优质提问之前,要有意识地使用轻松提问,为优质提问打下基础。轻松提问的重要作用是改善与对方的关系。如果尚未建立牢固的人际关系就抛出其他种类的提问,会令对方感到不快。不先建立良好的关系,提问是无法顺利生效的。

接下来说下“问自己”。相对于问别人,我觉得问自己更为重要。

因为在任何情况下,问自己“为什么”都可能是引起改变的第一步。如果能先于别人发现一个难题——都不需要解决——你就获得了一个创造一家新企业、一项新事业甚至一个新行业的机会。

《学会提问》也建议我们,要有意识地抽出时间思考问题,尤其当我们越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越需要内省的提问。“倘若因日常琐事而无法向自己抛出优质提问,你的一生都很难改变。”

不要一直觉得自己做出的回答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逐渐向自己抛出来自新角度、新切入点的提问,这一点很重要。正如《跃迁》里说的,如果提问改变,行动也会改变。

举个例子,倘若你问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是什么?”也许太难回答,但像“如果能做一周的兼职,想选什么工作”、“希望通过工作认识谁”这样的提问,也许一下子就能得出答案。

粟津恭一郎还说,提问之后,不要回答过了就算完事,可以把答案写下来,经常复习。当你回顾这些文字或和别人谈论的过程中,还会生出新的内省,使提问内容不断深化。

提问的能力,最能看出一个人思考的深度。越是往下,思考越深入。所以,当你对自己提问越深,你能挖掘自己更多的可能。

现在,是时候问自己一个问题了。比如——“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END—

企业经营有“道、法、术、器”四个层面:,太极思维,太极策略,其构成讲究三个部分,叫做道、法、术。,道的特点就是两个字,叫做不易。永远不变的才叫道。, 现代管理理论认为,管理其实就是两件事:做正确的事;把事情做正确。“道”回答的就是“什
“道”:规律、理念、信念
     “法”:公开颂布的成文法律以及刑罚制度。
     “术”是君主驾驭臣民、使之服从于统治的政治权术。
     “势”即权势,主要指君主的统治权力。
     “器”,就是所使用的工具和手段。
     道以明向,法以立本,术以立策,势以立人,器以成事。
     法家学派中,商鞅重法,申不害重术,慎到重势,韩非则主张抱法处势而用术,三者是互相联系的整体。先秦法家的集大成者韩非有云:“君无术则蔽于上,臣无法则乱于下”,“抱法处势则治,背法去势则乱”。
     从企业来看,法是制度、规范、管理理念,是一个企业管理的纲领,企业“以法为本”,“以吏为师”,将规章制度付诸实施,谓之“法莫如显”。
     术是管理者的管理模式、技巧、能力,是良好贯彻“法”的有效手段,管理者“以其言而授之事”,“以其事而责其功”,通过做的事来反映管的人,谓之“刑名之术”。
     势是企业管理者的绝对权威、决策凝聚力,管理者以“法”、“术”来树立管理权威,又以管理权威来施行“法”、“术”的职权,法与术运用得相得益彰,谓之“法势合一”。
     “人主之大物,非法则术也”,企业管理不仅要有规章制度、有管理思想,同时要与正确的管理方法相结合,依“法”行“术”,以术理事,以术驭人,方可造就管理之“势”,达到“治虑不用而国治”的轻松管理的境界。
     把传统的管理思想跟现代市场经济相结合:
     道:理念和概念;
     法:规章制度 ……
道法术器势。道是价值观。即判定好坏美丑喜恶的价值标准。价值观有不同的层次,人生观就是人生的最高价值观,最终极的道是宇宙的价值观,因为宇宙是一个最大的智慧生命体。

价值观决定行为方式。人的价值观决定一个人的行为和决策模式,宇宙的价值观决定宇宙自身在时间和空间中的运动方式。“道不同不足为谋”,价值观不同的人最好不要一起共事,会互相干扰。

法是实现价值观的最根本的战略、方法、指导方针、思路。

术是城市中的小路,战术、技术、具体的手段。

器是工具。工具的作用是提高效率,把复杂问题简单化。

势是当下所处的时间和空间位置的运动方向,即这个时空的趋势,是一种惯性的力量。地势、情势、形势、权势、势能,说的都是这一种在位置中蕴含的能量。

注意这个势是时间和空间两个坐标系统的交点。时空,宇宙,天地,是同一个意思。“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天是天时,地是地利。天地就是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坐标系统。 古人说拜天地不是随便说说的。

人在天地间,会受到当前时空运动趋势的影响,天道圆,地道方,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虽然最后才说到势,但是放在最后不一定是最不重要的。正相反,势(时空)的变化,会导致人世间低层的道也就是价值观的变化。比如唐朝以胖为美,到了现代却变成以瘦为美。地域没有变化,时间变了,整个价值观体系就变了。
道不易,法简易,术变易。

道法术势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老子在道德经里对于道有上面的说法,但道是什么,也没有一个相对清晰的解释,但这也许如同样在道德经里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也许道本来就是一种体验,一种感悟,因为此,其包含的信息无限,因而不能被说明,
被解释。
任何解释一旦有了载体,就有了约束,佛祖说,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也许是同样的意思,不过从企业的角度,可以借用对战略的解释一样,
道也可以解释为目标、价值观、方法、路径,既有相对客观的目
标,又有理念的指引,既有操作的方法,又有实现的途径。悟道,得道本身就有崇高而又难得的意思,因
此这也不是一般人、一般组织能够达到的境界。它是一个目标,一种理念,能够指引、约束组织的行为。
这个法是一种制度设计,一种相对公开而又文字化的东西,人们常说,要法治不要人治,要法的刚性、原
则性、公平性,而不要人的随意性。这里中国古代有有名的法家,像韩非子、商鞅、王安石等等都是法家
的代表人物,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等等都是对那时的现有制度、机制进行调整和变更,对于企业组织而
言,一方面在逐步上规模之后,要有人治走向法治,将规则、经验显形化、文字化,从而更为有效的传播
和运行,同时又要看到,法不是道,法是要与具体环境相对应,没有不变的法,要随着内外环境的变化而
做相应的调整,僵化、固守也是有问题的,在道的指引下,不断因势利导、优化调整才可以保持法的生
命力。
术一般是计谋、权术,或者现代点的说法是创意或者说好的想法,它的影响范围、持续时间都相对较短,
一般是通过术的运用加速或者减缓某一趋势的形成,当然多种小事情的累积和叠加也是促使大变化的发
生。相对法而言,术更是一个个小的决策和计划,其不具备较大的稳定性,但正是这种基于现实情况的快
速反应才可能慢慢地积累力量而形成相对稳定的状态,创业企业可能不会有稳定的制度形式、完善的组织
结构,但正是这种船小好调头的灵活的经营机制,才使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反而生生不息,不断成长。
术、法、道的境界和层次是一个组织从低级到高级的不同状态,能够实现从道到法、到术以一贯之的企业,
是将价值观和目标、组织结构和运行机制、员工的思维统合在一起的企业,是构建了学习型机制的企业,
这样的企业既守正有能出奇、既能抱法又能用术。
东晋左思在《咏史其二》
中写道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
这很好地说明了
势作用,
涧底的松树可能高达几百丈,
山上的小草可能只有几尺,
但是山上的小草却比涧底的松树的还要高,
这里借地势说明了势的重要,势既可以是趋势,也是可以是地势,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天时
是大的趋势,天时不顺,只凭地利和人和是没有用的,春种秋收,如果是秋种,无论是多么肥沃的土地,
多么优秀的农夫,也不能得到好的收成。同样既是合理时间,进行春播,如果土地不好,优秀的农夫也许
可以增加一些产量,还是有限,但肥沃的土地却可以相对容易的增加产量,因此天时大于地利,地理大于
人和,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后出了这么多企业家,东南沿海相对内陆而言出了更多的企业家,这些现象也说
明了势的重要作用。企业经营要借势、要造势,一般的企业只能是借势,抓住机遇,快速发展,厉害的
企业可以造势,引领潮流,成就一代风骚。
力是精力、体力、气势,是能力,是指人们能够完成一些事情的能力,但一般所说的什么什么力,就是指
这个能力、技能能够在生活、工作中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像地头力,思考力、可视力等等

写在开头:我其实是不了解国学的,这里的「道法术器」是结合我自己的生活体验得到的感悟,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法术器」未必是一致,请不要对号入座。

「道德经」中有一句流传最广的话,「道可道,非常道」(实际上应该是「道可道,非恒道」,详见Wiki ),一直以来都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随着年岁的增长,从琐碎的生活渐渐摸索出了一些轨迹,我循迹而寻,渐渐体会到什么才是「道」.

本科时代,有一次寒假回家的时候,和高中时期的小伙伴一起聚餐,闲聊中发现一位原本高中很要强的同学竟然说在大学里挂科了,而且说得那么的轻松自如,一点都看不出焦虑感。当时,我就觉得十分感慨,当年的那股上进心去哪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与小伙伴们产生了差异。

我记得刚入大学的时候,就有学长学姐说过,大学就是「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同时也有「只需要高中时代50%或更少的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说法,然而,从我现在四年本科、1年半研究生的学习过程来看,学长学姐如此的告诫就是一种慢性下毒。大学的「努力」方式和高中时代的「努力」完全是两回事,不能够直接比较[1]。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我想是因为他们依然把高中时代的习惯带入到了大学时代,并且一直保持到了他们毕业。然而,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往往是致命的。

读研的时候,一高中同学突然打电话我说,他回老家并且已经生女儿了。而我当时还是研一,还在为一些难缠的数学课绞尽脑汁,而他已经人父,人夫了。当时的我,感到特别震惊,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没有充分展开,而有的小伙伴都已经成家立业了。

元旦回家,又是高中小伙伴的聚餐,只不过这次回家的只有我一个,他们都已经在家乡工作了。晚饭过后,我本想找个小咖啡馆坐坐,聊聊近来的生活状态,可是结果是我被他们带到了网吧,然后在网吧看他们玩了3个小时的游戏,其中有段时间我还睡着了!

这些不同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模式,让我好好思考了一下这其中的原因。一同上的高中,同样读的大学(本科学校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水平),为什么毕业才一年多,差异就如此明显了。

其中最本质的原因,我想就是那个我曾经无法寻觅的「道」。按我现在的理解,所谓的「道」,就是你人生的终结目标,你对世界的看待方式,通俗一点说就是你的三观。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就决定了你的「道」是什么。

用一个简单直接的例子来说明:

亚历山大大帝增经拜访过犬儒主义狄奥根尼,问他想要什么恩赐;他回答说:“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光”。据说亚历山大之后对随从说:“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做狄奥根尼。”

这就是狄奥根尼的「道」!

绝大多数人在本科毕业之后就直接选择了工作,从他们的角度来说,这就是该工作的时候了,读书已经读了十几年了,不想再继续了。我这里毫无批判的意思,只是想说明他们的「道」和我的「道」有着很大的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正是如此!

尽管是这样,我们依然会是好朋友,但我想,我们交流的内容不会再涉及到更加抽象的精神领域,因为「道」的不同,已然没有共同谈论的基础。

而我的「道」已经在我另外的文章「为什么读博」和「为人生建个模型」有所论述,不想再重复了。

需要说明的是,我这里没有任何鄙夷或不屑的色彩,只想说明一个人的人生轨迹、生活习惯完全是由其「道」所决定的。不同「道」的人可以相识,相熟,却无法相知。

法,其实就比较好理解了,就是普遍所说的「方法论」。

如果把人生看成一次渡河,我在此岸,而此生的目的就是到达彼岸[2],那么所谓的「法」就是过河方式的选择了,你可以选择直接游过去、找一座桥走过去、想办法绕过去等等各种方式。每一种方式都是一种不同的「法」,尽管路径不同(「法」),然目的相同(「道」)。

「法」的精髓在于,它是一种「模板」,是可以用来广泛传递和学习的,比如常见的番茄工作法GTD工作法等。

从柏拉图的学说的来看,其实「法」某种程度上类似于他所谓的「理型论」,存在着这样一套「完美」的方法,能够帮助你高效地解决你面对的问题。

而「术」其实就是「法」的具体实现了,比如传统的番茄工作法中,一个定义的工作时间是25分钟,一个休息时间是5分钟,但是这种具体的规定并不适合每一个人,智者在具体运用这些「法」的时候,总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适当的修正,以符合自己的特殊情况。

从我们编程中面向对象的角度来说,「法」就是解决问题的类定义,而「术」就是具体的类的实例,真正发生作用的是类的实例,而不是类定义本身。

包括我们日常学习到的各种事物,在他们真正被你灵活运用之前,他们只是属于「理型世界」中的「法」,而不是你可以随时使用的「术」.

智者往往学习的是「法」,而实用的时候是结合自己实际情况的「术」.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临时抱佛脚学太极的时候,是越学越忘的,实际上他就是在学「法」,而不是学张三丰具体的「术」.一句话,就是「学其神,而不是学其形」

「术」和「法」是紧密相连的,往往在很多情况下,「法」必须通过「术」来进行表达,因此在实际情况中很难分清二者的界限在哪里,上面的举的例子都是非常简单,然,大千世界是如此的复杂,真正的界限该如何界定,着实不易.

「器」,其实也不需要多说了,就是具体实践时所使用的工具。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一个好的工具,不能完成你的目标,但能帮助你更快的实现目标。

比如在GTD的实践过程中,最原始的GTD中要求你使用多个文件夹来分类存放你的各种任务,然而这种实践方式既笨重又费时,于是相应的电子化工具应运而生,比如我常用的Doit.im,只需要使用这样一个工具就能完全避免维护各种各样的文件夹、备忘录,同时能够真正实践GTD的工作流程。

但是,需要切记的是,「器」只是一种工具而已,它只能锦上添花,而不能雪中送炭。如果太过依赖于工具,而忘记了最初的「道法术」的话,往往会陷入泥沼而不可自拔。

如果用航海过程来比喻的话,我觉得明确的目的地就是「道」,朝着目的地航行的过程就是「法」,具体航行路径就是「术」,而最终使用的船只类型就是「器」。

如果没有了「道法术」的指引,仅仅拥有前行的船只,那你也只能漫无目标地随波逐流,漂泊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被大海吞没是迟早的事情。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