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井百货大楼地下的秘密 

时间:2019年11月21日13时45分39秒作者:望月

“新中国第一店”的北京百货大楼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在这里有被称为“燕京第九景”的张秉贵,更是众人皆知。

1955年,被誉为“新中国第一店”的北京百货大楼在王府井开业,张秉贵从此开启了30多年的柜台生涯。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百货大楼每天都要接待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顾客,糖果柜台前经常排起长队。为了缩短顾客等待的时间,张秉贵反复研究售货的各个环节,钻研改进售货技巧,练就称重“一抓准”、算账“一口清”的绝活,所谓“一抓准”,就是指张秉贵一把就能抓准分量,顾客要半斤,他一手便能抓出5两;“一口清”则是非常神奇的算账速度。遇到顾客分斤分两买几种甚至一二十种糖果,他也能一边称糖一边用心算计算,经常是顾客要买多少的话音刚落,他就同时报出了应付的钱数。许多人慕名而来,只为一睹张秉贵的风采。他不仅技术过硬,而且注重仪表,坚持每周理发,每天刮胡子、换衬衣、擦皮鞋。张秉贵还注意研究顾客的不同爱好和购买动机,揣摩他们的心理,为了精通商品知识,每逢公休日别人都在家休息的时候,张秉贵却蹬起自行车,来到工厂、医院和研究单位,仔细了解糖果知识。由于熟悉顾客和商品的特点,张秉贵甚至可以针对一些特殊的顾客推荐商品:对于消化不良的顾客,他介绍柠檬糖或咖啡糖;对于肝病患者则介绍水果糖;对于嗓子不好的顾客,他便建议买薄荷糖…… 张秉贵通过眼神、语言、动作、表情、步伐、姿态等调动各个器官的功能,商业服务业的简单操作,被他升华为艺术境界,被喻为“燕京第九景”。

伴随着消费升级和电子商务的冲击,曾经身份尊贵的百货商场面临着还面临多业态竞争的加剧(如零售新形态不断崛起),以及人力、租金等经营成本急剧攀升的“寒流”。

王府井百货大楼同样也是面临着巨大压力和挑战,他们是如何做的呢?

最近,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地下惊喜的发现,这里出现了一座“老北京城”,还原了最朴实无华的老北京市井生活。在这里,不仅可以逛老北京胡同,还可以尝老北京小吃、听相声,仿佛穿越到了半个世纪前的北京城。

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地下二层,建筑面积达2400余平方米的场景沉浸式体验空间“和平菓局”揭开神秘面纱。开业3天来,这里迅速成为王府井大街上新的“网红打卡地”。

从王府井百货大楼乘坐扶梯到地下二层,映入眼帘的是青瓦石砖堆砌起的围墙。“卤煮炒肝爆肚,豆汁焦圈炸酱面来一碗吧您嘞。”往东边走便是休息用餐的和平小吃街,北京的特色小吃陈列一排,销售员们身着上世纪的服装,木桌木椅、木盘木碗颇有年代气息。北面是三家富有年代气息的老店,邮戳、副食铁盒、古玩首饰是一代北京人的记忆。南边的老照相馆、老药铺、食品店、旧书局里游客络绎不绝。

副食店

杂货铺

邮局

药店

在大矩形的布局中,穿梭其间的是北京人童年最深的记忆——老胡同。特地来参观的王女士认为,这里的店铺虽然有浓浓的商业气息,但整体布局和装潢和老北京如出一辙,“特别是胡同最有北京味儿”。

老胡同

藏在里层胡同最斑驳的京味儿,透过斜斜窄窄的巷子,还是蜿蜒着渗透了出来。屋檐低垂,青瓦灰墙,各家门前的老式摩托车、自行车,窗前的盆栽、痰盂、瓷罐引得参观者阵阵惊呼,上了年纪的北京人突然唤醒了自己的童年记忆。在王府井长大的王女士十分激动,向身边外地伙伴不停地介绍着。“那时候的胡同里一开门就能看到对门摆的花。”

看着身边穿梭的人群和各种老物件、老标语,一时间真会有穿梭时空、置身上世纪北京城街头的错觉。西边的和平戏院里正上演单口相声,讲述着老北京城门文化和历史,全息投影屏幕前坐满了观众。白领张先生是福建人,在国贸工作已有3年,却还没有好好感受过老北京味道。“这个缩小版的北京老城让我大开眼界。”他说。

火车站

商业街

小卖铺

“你说这些个老物件都是哪儿淘来的,都是咱老北京的味道。”刚逛完一圈的邢老伯吸溜了一口炸酱面感叹道。这熟悉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岁月。

记者了解到,负二层原本是办公区和特卖区结合地,主要售卖服饰、鞋帽等,但一直比较冷清,今年,这里改建为和平菓局,变身文化体验空间。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开业3天来,人一天比一天多,一天比一天火爆,这也显现出了人们对老北京文化的热爱。

厕所的设计也充满年代感

近几年,王府井百货大楼一直在加码体验业态,以吸引更多本地人前来消费。从开设餐饮区,到设立主打文创产品的王府井梦工厂,再到引入哈姆雷斯全球最大旗舰店,王府井百货大楼已经改变了从前单一的百货业态,变成了可以购物、休闲、娱乐的综合性商场。在向外地游客提供文化休闲体验的同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本地家庭回归,据统计,如今百货大楼里的本地消费者占到了7成。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0不错 0超赞 0无聊 0扯淡 0不解 0路过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